13921516978
wxhs@wxsahsh.com
章回小说大家 —张恨水
发布时间:2018-06-06
分享到:
张恨水是着名章回小说家,作品情节曲折复杂,结构布局严谨完整,将中国传统的章回体小说与西洋小说的新技法融为一体。更以作品多产出名,他五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中,创作了一百多部通俗小说,总字数近两千万言,堪称着作等身。

引雅入俗张恨水

  张恨水(1897—1967), 潜山县岭头乡黄岭村人,原名心远,笔名恨水。着名通俗小说家,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。 张恨水一生创作了120多部小说和大量散文、诗词、游记等,共近4000万字,现代作家中无出其右者。其代表作有《春明外史》、《金粉世家》、《啼笑因缘》、《八十一梦》等。他不仅是当时最多产的作家,而且是作品最畅销的作家,有“中国大仲马”、“民国第一写手”之称。
  张恨水的作品热诚关心并积极再现社会现实,不仅继承了章回小说的特点,同时吸取了西方小说的某些技巧,使传统形式与现代内容相适当,章回体与新文学相融合。他的小说虽通俗,却追求词章笔法的典雅,雅俗共赏,大大提高了中国通俗文学的水平。

  


  我在中学时即读过《啼笑因缘》,由此对北洋时期的众生世相有了大致印象。政府频迭,军阀纳妾,虽说战乱不断,但这片土地上仍有成千上万的男女一年年长大,卖艺女子可怜楚楚,青年学生上街游行。历史在于信而有证,小说虚构,却敢说正史之忌讳,为另一番人间真实。之后,学过几个版本的文学史,对张恨水或一笔带过,或只字未提,总之不足挂齿。曾经妇孺皆知的文豪,渐为所忘。章回小说大家,通俗文学巨擘,何以被边缘化至此?
  以我的大众审美意识,对其存有相当的好感。不光本人,先前时代的多数人如此,否则不成其为超级畅销书作家。
  鲁迅《呐喊》出版后,有人特意送给作者母亲阅读,且告之其中最佳者为《故乡》。老太太读毕却说:“没啥好看,我们乡间,也有这样事情,这怎么也可以算小说呢?”鲁迅在1931年综评上海文艺界时,对鸳鸯蝴蝶派之类的言情小说出言讥诮,语含揶揄。1934年5月16日,他在给母亲的信中道:“三日前曾买《金粉世家》一部十二本,又《美人恩》一部三本,皆张恨水所作,分二包,由世界书局寄上,想已到,但男自己未曾看过,不知内容如何也。”在老太太看来,张恨水的作品才算小说。据吴宓日记载:陈寅恪因病住院,双目失明,请吴宓去学校图书馆借来张恨水的小说《水浒新传》,再由家人每日诵读,成其病床上的惟一消遣。
  蒋介石与宋美龄登门拜访,张恨水客气接待,临走时只让佣人送二人出门。高官政要更是以结交这“民国第一写手”为荣,张学良曾邀其做文学顾问,月薪一百大洋,不必上班,被其以“君子不党”理由婉拒。1945年秋,毛泽东重庆谈判时,特意通过周恩来约见张恨水。单独见面时,毛兴奋道:“你的名气并不比我小呢。我不仅看过你的书,也经常在报纸上看你的连载小说。”多年后,张恨水透露:“主席谈的大多是关于怎样写爱情的问题。”
  在世小说家能有如此荣耀者,古今张恨水一人耳。不仅如此,尚能立业谋生,且“全家三十多口人,靠一只笔,日子倒过得不错”。其同时为五六家报纸写连载,以日可计算劳动所得,为人赞叹。 赵树理坦陈:“你们需要什么,我就写什么。你们喜欢什么艺术形式,我就采用什么艺术形式。快板、故事、评书、小说、地方戏曲,我样样都写。”杨柳有意,上言长相思;飞絮无情,下言久离别。有缘无份,失之交臂,才子佳人,三角恋爱,乃世俗社会的永恒主题,张恨水在适应大众口味的同时,引雅入俗,开创局面。进入民国,适逢婚恋观念转变期,传统礼教在婚姻自由思想冲击下削弱,青年男女为争取幸福,不惜破除社会与家族的樊篱,解除家庭包办婚约,而趋向男女平权,婚配自择。开通家庭为父母者,也不再执持成见,婚姻大事开始先征得子女同意。这无疑给新式言情小说的内容生产,带来足够的空间。
  然也因其具有的鲜明特质,新时代排斥类似作品。思想依托形象传达,高大全、红光亮无疑需要别样的突显。因不及新的文艺标准,旧派小说已然批判对象,无报刊约稿,无单位招抚,写作内容、发表渠道俱成障碍。文笔为之枯竭,生命所系不可长保;面相为之倦衰,金玉满堂莫之能守。阴晴变,太匆匆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学而废者,不若不学而废者,学而废者恃学而有骄,骄必辱,昔日出版社的座上宾,当下生活也陷入困顿。新作几无发表,旧作不让重版,重负难堪的颈椎,终于折弯,本人遂销声匿迹于公众视线。
  类似者尚有沈从文、张爱玲等。郭沫若曾点名批判沈从文为“粉色”作家,张恨水为“黄色”作家。张爱玲则因“我怕的不是轰炸,是到处都是政治,爱国精神,爱国口号,我最恨这些”,而逃至香港,从此独立守候于热闹边缘,做了个安静女子。
  如此评判格式,影响深远。几十年后,随便一个不入流的作家、不确定的文学青年,均敢不分场合对金庸、琼瑶等等的通俗作家嗤之以鼻,对其作品不屑一顾。至于还珠楼主、平江不肖生等等,简直不被认可为作家,民间艺人而已。
? ? ? ? ? ?

张恨水(1897—1967), 潜山县岭头乡黄岭村人,原名心远,笔名恨水。着名通俗小说家,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。
1、安徽潜山县岭头乡黄岭村人。生于江西广信小官吏家庭,肄业于蒙藏边疆垦殖学堂。后历任《皖江报》总编辑,《世界日报》编辑,北平《世界日报》编辑,上海《立报》主笔,南京人报社社长,北平《新民报》主审兼经理,1949年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。1917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
2、张恨水自1914年开始使用“恨水”这一笔名,其名取自李煜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之句。到1919年为止,这时期创作的作品,如《青衫泪》、《南国相思谱》等,以描写痴爱缠绵为内容,消遣意味浓重,均可列入鸳鸯蝴蝶派小说中。
3、1924年4月张恨水开始在《世界晚报·夜光》副刊上连载章回小说《春明外史》,这部长达九十万言的作品在此后的五十七个月里,风靡北方城市,使张恨水一举成名。1926年,张恨水又发表了另一部更重要的作品《金粉世家》,从而进一步扩大了他的影响。但真正把张氏声望推到最高峰的是将言情、谴责、及武侠成分集于一体的长篇《啼笑因缘》,这部小说至今已有二三十个版本,在发表的当时就因各大电影公司争先要将之拍摄为电影而几成新闻。
4、新中国成立后,张恨水病重,无法写作,政府对其多有照顾。但没有直接的经济来源。而家里人口又多,开支很大。他不得已便卖掉了原先的大院子,换了砖塔胡同43号的一处小四合院。随着身体在慢慢恢复,他又恢复了写作,陆续发表了十几部中、长篇小说。 5、1967年2月15日,农历正月初七,早晨,张恨水正准备下床时,突然仰身倒下,告别了这个他曾无数次描绘过的冷暖人间,走完了自己的人生。


下一篇: 没有了